<progress id="dzr19"><cite id="dzr19"></cite></progress>
<thead id="dzr19"></thead>
<progress id="dzr19"></progress>
<thead id="dzr19"></thead>
<progress id="dzr19"><menuitem id="dzr19"></menuitem></progress>
<progress id="dzr19"><menuitem id="dzr19"><ins id="dzr19"></ins></menuitem></progress>
<progress id="dzr19"></progress>
<cite id="dzr19"></cite>
<progress id="dzr19"><menuitem id="dzr19"></menuitem></progress>
<ruby id="dzr19"><video id="dzr19"><th id="dzr19"></th></video></ruby><progress id="dzr19"></progress><progress id="dzr19"><menuitem id="dzr19"></menuitem></progress>
<strike id="dzr19"><dl id="dzr19"><ruby id="dzr19"></ruby></dl></strike>
空間管理 您的位置: 海峽博客 » 日志

我倉??仗?,我田生蒺藜!

上一篇 / 下一篇  2016-08-30 09:34:05

有人告訴我他不喜歡我的那雙高跟鞋,也不喜歡我最近寫的東西

他說我太急了,細嚼慢咽的東西不應該快炒,說完又怕我惱

其實很多時候,我不太愛說自己的職業,不是不愿意,是心有戚戚

放眼,學識都在我之上,不點破我,不是他們不行,而是他們不想

嚴謹治學的人有天當了段子手就火了,證明飽讀詩書不代表不幽默

只是很多人總如我一般,啃兩頁紙就急著上臺打飽嗝

跳梁小丑,罷 liao


 

我是一直困于自己的小情小愛,它們沒有不好,只是騷氣不足,矯情有余

我常常望著遠方,英雄策馬,家國天下,卻總按著計算器,數著遙遠與蒼茫

每天睡醒,我仍然奔波于生計,煩心著愛情,婚姻甚至繁殖期

閨蜜向我訴說了一晚的獨身主義,為什么人生的意義不能是游蕩流亡

其實沒有什么不可以,只是更多時候我們只是用來掩飾

心里還沒有愿意駐足的地方而已



 

如果有下輩子,就托生為西藏的禿鷲,就算棲息高樓大廈頂層

一聞到尸體的味道,腐爛的氣息,立刻俯沖而下


 

是的,我所期待的那種活潑而又甜蜜的生活完全沒有到來

為此在家里大發脾氣,哪里還顧得上?;垭p修去增長悲心

有天我很沮喪地在訴說我有很強的分別心

很小的不真誠會被我放得很大

我喜歡坐在窗邊,聽著敲打窗戶的雨,卻不愛淋濕我鞋子的雨

我喜歡夜間的小販和路邊攤,卻不愛白天忙碌的他們

我喜歡用盡萬千心思與力氣寵我的你,卻不愛喪失熱情的你

我知道這會敗壞很多美好的東西,卻,樂此不疲



 

但,總還是有人想證實一句殘山夢最真,舊境丟難掉

去年七夕表白的青年今年給女票買了白金手鏈,問我后悔嗎

那年豆瓣的書友好奇之下接了我的順風車單,見到我的那一刻,他夸我比照片好看

敘說著當年一聽到他185我就再也不理,問我后悔嗎,盡管我全然記不起

阿姨問我,昨天怎么可以待在家看奧運,閨蜜問我后悔嗎

科科,反正,我昨天化了妝,打扮得挺好看,對得起牛郎織女

我也不否認我心底壓抑著一股怒氣,不是后不后悔的問題

要知道如果我哪天言悔,山林會比男人的床于我更具誘惑力

就是覺得,天氣不對

月明星稀,不來;天朗氣清,不走


 

都向前去吧,過去如果那么好回去

那我還想回到子宮里呢

自己帶上一朵艷麗的藏紅花

適當的時候,自己給自己一記酣暢



 

其實我只愛過很少的人,我實在不知道怎么愛人

我討厭自己太過涼薄以至于被人誤以為

仙風道骨,一無所求

怎么能是仙風道骨呢

我多恨煙酒嫖賭

 


導入論壇 |  收藏 |  分享給好友 |  推薦到圈子 |  管理 |  舉報

TAG:

 

評分:0

我來說兩句

顯示全部

:loveliness: :handshake :victory: :funk: :time: :kiss: :call: :hug: :lol :'( :Q :L ;P :$ :P :o :@ :D :( :)

關閉
Open Toolbar
快3彩票